殷商的象

2018-11-09
老冠祥


 (本报记者驻香港老冠祥撰文)中國本來是產象的,新石器時代甚至連黃河流域都有,後因冰川期到來,大象的分佈逐漸南遷。19731月發現一種黃河古象化石,地點是在甘肅合水縣板橋鄉穆旗村的馬蓮河畔,因其挖掘于黃河流域,故取名黃河古象。古象化石身高4米,體長8米,僅一雙門齒就長達34米。據科學家判斷,這是地球上早已滅絕了的一種劍齒象。它生活在第四紀更新世早期,距今250萬年左右。它以全球僅有而成為曠世珍寶。1999年,黃河古象的發掘,躋身20世紀甘肅十大文化盛事之列。黃河象的全部骨骼集中保存在12平方米的範圍之內,各個部位彼此關聯,說明它仍然保持死前半立半臥的姿態。它腳踩礫石層,身埋粘土夾砂透境體層中,說明它到此喝水,不幸陷入泥潭之中,越陷越深而喪生。與黃河象共生的古脊椎動物有:原脊象、平額原脊象、長鼻三趾馬、板橋模擬鼠、真馬、似雙峰駱駝、羚羊、安氏鴕鳥、中間原鼢鼠等。花粉分析,草本植物占70%,說明當時這裏是稀樹灌木叢生的熱帶乾旱草原,猶如今天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稀樹草原景觀一樣。

ele001.jpg


到了3000多年前,當時在古老的黄河中下游,河流纵横,森林沼泽密布,气候温润,许多野兽、飞禽、鱼类栖息于此,史记中谈到殷商之地有:“麋鹿在牧,飞鸿满野”之记载。

从对甲骨文动物名称的检索中,我们可以见到商代栖息在中原森林、沼泽、草地中的动物类别。已经识别出的动物名称有70多字,代表了30多种动物。例如哺乳类陆地动物:象、虎、鹿、麋、兕、狼、狈、狐、兔、猴、獾、兽等,水陆两栖或水生动物如蛇、龟、鱼、鼋、黾、虫等,飞禽类雀、鸡、雉、燕、鸟、鹬等家养和驯化的动物牛、马、羊、豕、犬等,以及经过神化的动物龙、凤等。

有学者对殷墟出土的动物群20多种进行分析,发现野牛、猪、麇鹿的骨骼占有80%以上,这种动物适应生长在平坦的沼泽区和湿润的森林植被较好的环境中,这充分说明了当时中原的环境特征。

中國南方溫暖潮濕天氣更適合大象生活。據《山海经·中山经》載:“岷山,江水出焉……其兽多犀、象”。《山海经·海内南经》有“巴蛇食象”之说。《国语·楚语》中也有“巴浦之犀、犛、兕、象,其可尽乎”的记述,中國歷史學者徐中舒先生据此认为“此皆益州产象之征”。

2005年,在双流县鹿溪河的支流“牛头寺河”,双流县文物管理所职工李国经人指点,在河的拐弯处打捞出一块长约1米、足有5公斤重的动物肱骨化石。


经考古鉴定,这是大象的一块腿骨。经分析,这是一头年龄在20岁左右的青年象,大约有3米高,体重约400公斤,属于第三纪的生物。李国认为,这里极有可能就是大象生存的地方。如今,这块大象化石保存在双流文物展览馆,它的发现佐证了古蜀有象的不争事实。

ele003.jpg


在距今3000年至5000年的四川三星堆,當地發現有批象牙的遺物。據国家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北京大学考古系教授李伯谦介绍,此前,四川金沙遗址曾出土过上吨象牙,四川广汉三星堆的两个器物坑中也发现过数量较多的象牙,研究表明,这两个墓葬出土的象牙均为祭祀所用。


據歷史文獻記載,在距今三千多年前,「象文化」是古代殷商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殷商王朝的核心是在河南,河南省今天的簡稱是「豫」,「豫」這個字在《說文解字》里就是好大好大的象的意思。


商王朝约於公元前1600约公元前1046年,商人不僅自己捕獵大象,其周邊屬國也把大象作為貢品進獻。上世紀二、三十年代,河南省的「殷墟考古」出土了大量象牙、象骨等文物,進一步佐證了歷史記載,說明野生亞洲象也曾活躍於黃河中下游地區。


卜辭中曾有打獵時獲得一頭象的記載,而河南古稱「豫」,有人認為是一人牽一象的象形文字。似乎在在顯示,象是當地野生,而非外地引進。如果屬實,則又是殷商時期華北暖溼氣候的另一佐證了。

「象」有可能是南方進貢之物,不見得是殷墟原產。


在殷商遺址裡,19281937年間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的發掘,曾出土過兩座象坑,是商代用象來祭祀的遺跡。但因未正式發表,僅由胡厚宣在《殷墟發掘》中羅列了本資料,並未引起注意(胡厚宣,1955)。到了1978年在西北崗墓葬群中,又發現一座象坑,於是發掘者楊寶成與甲骨學者王宇信合作,撰寫一篇〈殷墟象坑和「殷人服象」的再探討〉。由於1978年在後來在安阳武官村發現這座象坑的象頸上繫有一個碩大的象鈴,說明當時已有馴養象的事實。


象是商周時是一種尊貴的動物,人們在湖南醴陵市仙霞公社狮形山出土過一件象尊,是商周时期一件造型、纹饰构成最具匠心的立体造型器物。高22.8、長26.5厘米。尊蓋已失,橢圓形尊口開於象背之上。象鼻長甩,鼻頭前伸,鼻端有孔經鼻管與腹腔相通,象鼻實際上起着流的作用。象的整體形態是寫實的,就像是一頭在奔走中突然停下來的青年公象,但是象的身上之細部紋飾卻是想像出來的。全器为象形,上扬的鼻为中空的流,流口是一组虎、鸟组合,鼻下有一蛇纹;象额有涡状蟠虺纹一对;耳正面为云雷纹,背饰凤纹;器表饰龙纹、兽面纹。缺盖,根据同类器推断,盖钮可能也为象。这件名為「商象形尊」现珍藏于湖南省博物馆


唯一全器保留的,則是尊蓋保存完好、現藏於美國華盛頓的弗利爾美術館的「商夔紋象尊」(圖2)。象形器高17.5、長21.2厘米。其體態豐滿,象鼻上翹再彎曲為流,象背開口,蓋飾龍紋,並以其上方雕刻的一隻小象為鈕。象鼻飾鱗紋,象身佈滿龍紋、雲雷紋和四瓣花紋,象腿飾獸面紋。


據相關文獻記載,目前海內外博物館中收藏的青銅象尊已發現五件。其中商代象尊三件,應該為商代人南遷時的遺物與證明,並非於湖南鑄造;這種青銅象尊多是零星散見於山川之間,而非中原墓葬內出土,所以這亦為文物考古界至今求解的謎團之一。同時還發現西周象尊和不明年代象尊各一件,均為「鎮館之寶」的館藏文物。


國家博物館曾舉辦過一個展覽,名叫《商邑翼翼 四方之極》,這個展覽里陳列了一個婦好墓中出土的小玉象,3.3厘米高。這個小象引出一個特別有趣的事,就是3000多年前商朝的時候,河南地區是有大象生活的。


在商朝中後期,河南地區的氣候要比現代濕熱,屬於亞熱帶氣候。當時的河南大地,植被繁茂,各種難得一見的野生動物都在河南大地上到處溜達。亞洲象就是其中一種。


除了大象外,象牙與象骨都都商王朝最高級貴族——主要是王室成員拿去製作最珍貴的象牙器與象骨器。根據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內田純子女士的研究,殷墟的許多大型雕花骨器是象骨器與象牙器,象骨器是以大象的腿骨截斷,掏空內部,裝上器底與手把,並且渾身雕以饕餮紋等紋飾,甚至鑲嵌綠松石,異常豪華絢麗(圖五),可以說是商代藝術中困難度最高、最細緻的登峰造極的工藝品(內田純子,2013)。它們之所以珍貴,除了工藝困難度高,耗工耗時之外,主要是因為材料的數量並不多。在某個程度上也說明在安陽一帶,象應該可以算是瀕危動物。


在殷商時期,象也用於作戰用途。战象曾是古代战场上的特种部队,冲击敌阵、破城毁营,造成巨大杀伤。冲锋时,可达每小时30公里时速,发挥着现代部队中坦克的作用。商朝,人们为战象披挂了由犀牛皮或牛皮和硬木制成的护甲,打造了世界上最早的甲胄战象。


在四川大学档案馆,档案馆保存的一份“名师笔记”,这份由中国现代著名历史学家徐中舒先生讲述、学生吴天墀教授记录的《殷周史料研究》,讲解了“殷人服象”之事。在殷商时期,象是家畜之一,也作为战争工具。《吕氏春秋古乐篇》记载:“殷人服象,为虐于东夷,周公以师逐之,至于江南。”这是中国最早关于“战象”的记录,殷人驯服大象,对黄河流域下游居民东夷族肆虐抢夺,周公发兵驱逐。

根據《呂氏春秋》記載,商紂王末期的遠征中,商朝軍隊攜戰象大舉進攻「東夷」(商周時期居住在黃河與淮河之間的一個民族)。周武王就是趁着這個機會進軍殷都,滅亡了商朝。

大象作战的实例,可見於《左传·定公四年》:“针尹固与王同舟,王使执燧象以奔吴师。”这是中国古史上记录的经典象战之一。杜预注指出:“烧火燧系象尾,使赴吴师,惊却之。”这是指楚昭王与吴王阖庐对阵失利后,为了逃避吴军的追击,昭王让针尹固用火炬系在象尾上,这便是“燧象”,受到刺激的大象拔足狂奔,冲进追兵大队里,由此阻止了吴军的追击,昭王因战象而脱险。据此,学者认为楚国驯养有战象,应当有象军建制。


直至現代,亞洲南方的國家如印度、泰國、緬甸等,仍有大象被當地人馴化用於作戰的。


在甲骨文中,象出現的次數不多,有兩種主要用法,一種是用來指大象,另一種則是指「象」族氏。族氏「象」也出現於商代銅器銘文,目前已知者,可以分為三組,一組為安陽薛家莊M3出土的一對爵與觚,銘文均為族徽「象」。一組有兩件爵的「象」字寫法相同,尾巴皆分為三叉。另一組則銘文都是「象(族徽)祖辛」,包括一尊、一卣與一鼎。帶有族徽「象」的銅器並不多,顯示「象」這個族氏並不繁盛,人口不多。據互聯網上資料稱:現時仍有人姓象的。


来源:世界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