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中国和罗马帝国的交往证据:人员往来

2019-01-23
老冠祥


        (本报驻香港记者:老冠祥报导)罗马帝国与中国,中间被5000英里绵延的山脉、贫瘠的沙漠和广袤的草原隔开。


【中国史籍上的古罗马帝国】


在中国史书上很早就有关于罗马帝国的记载,称其为「大秦」、「拂菻」。如《后汉书》记:「大秦国一名犁鞬,以在海西,亦云海西国,……土多金银奇宝,有夜光璧、明月珠、骇鸡犀、珊瑚、虎魄、琉璃、琅玕、朱丹、青碧。」《旧唐书》中也曾记载:「拂菻国,一名大秦,在西海之上,东南与波斯接,地方万余里,……」。


在公元前二世纪末,汉武帝派外交官张骞开辟了著名的「丝绸之路」后,古代中国精美的丝织品,沿着这条漫漫丝路,源源不断的运至波斯帝国、欧亚大陆,向西一直销售到罗马帝国。同时,各国的商人也来往于这条路线,大量的货物和货币周转于各国之间,西方的货币和商品如西方的香料、金银器、玻璃器等也不断输入中国。


其后,在汉文史料将继承希腊罗马文化的拜占庭帝国称为「拂菻」。


这两个伟大帝国的外交官在不同时期出使对方的帝国。中国人从公元前200年开始探索西方世界,然后在首任皇帝屋大维执政期间到达罗马帝国。这一时间比耶稣诞生还早了大约20年。根据罗马帝国时期史学家弗罗鲁斯的描述,中国外交使团在屋大维成为皇帝不久之后就到达了古罗马。他认为,中国外交官员在访问中认识到古罗马人的宽宏大量,但中国历史学家称,中国外交官员的访问的目只是想知道谁是西方世界的统治者。


【中国外交官甘英未能成功抵达罗马】


公元97年(永元九年),东汉名将班超曾经试图派遣甘英由陆路出使罗马,但是由于安息国的阻挠,甘英没有成功抵达罗马。


【罗马帝国派使团来华】


稍后,汉朝的史书中也记载了罗马皇帝安敦宁·毕尤曾经派遣使者出访汉朝,他的继任者马尔库斯·奥列里乌斯也曾经派遣过使者,并于166年(延熹九年)登陆汉朝日南郡后前往洛阳。《后汉书》就说,有个从大秦来的使者,到汉朝来进贡,带的礼物是象牙和犀牛角。这个大秦,说的就是罗马。不过象牙和犀牛角是东南亚的特产,不是罗马的。所以专家就怀疑,这个使者可能是个冒牌货,或者是史官搞错了。

除了外交官,还可能有军队。公元前53年,一支罗马军团在卡莱尔战争中失败后,突出重围,却没有回到罗马,神秘失踪,2000多年来,神秘失踪的古罗马第一军团下落一直是个谜。


【甘肃省永昌县城发现失落的罗马军团人?】


据新闻晨报报导,出甘肃省永昌县城的者来寨村西南10公里处,便到了焦家庄乡骊靬(líqián)村–人们所谓的骊靬故址所在。汉初,这里曾设骊靬县,属张掖郡,唐人颜师古所校注《汉书》载,「黎靬即大秦国也,张掖骊靬县盖取此国为名耳。」大秦国即指古罗马国;《后汉书补注》载,骊靬县为「骊靬降人而置」。


在已所剩无几的古城墙遗址上尚残留着模糊的椽木印痕,它说明骊古城是「重木城」,而土城外加固重木的防御方式,正是当年罗马军队所独有的作战手段。邻近的河滩村则出土了写有「招安」两字的椭圆形器物,专家认为,这可能是罗马降兵军帽上的顶盖。


骊靬村大部分的村民,其体貌特征已经与汉族人无异,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只有少数几个人或有黄色的胡须、头发,或有雪白的皮肤。据当地人说,沿着祁连山一带,很多村庄都分布着当年罗马人的后裔,这些人与汉族人通婚,时至今日,具有罗马人特征的已经很少了。现在的骊靬古城居民拥有蓝色的眼镜、金色的头发、以及与古罗马人相似的高鼻梁。DNA测试表明,当地居民拥有56%的欧洲血统。


台湾的中研院邢义田院士在「古代秦汉与罗马帝国的关系─一个待解的谜」演讲中,就详细分析秦汉与罗马帝国双方在兵制、战略战术等领域的差异。透过考古出土史料与DNA等证据出发,邢院士认为两军曾经对垒的机率,可说是微乎其微。但是透过对少数蛛丝马迹的扩大诠释,「罗马军团与汉军交手」的传说,确实对于甘肃永昌等地观光旅游业产生正面影响。


【罗马帝国领地出土东亚人遗骸】


在西方,曾发现有疑是中国人的亚洲人骸骨,显示古代中国人有可能到达遥远的罗马帝国。在在一处叫做Vagnari的罗马帝国领地上,研究学家发现了一个遗骨。这个遗骨安放在古罗马为奴隶建造的墓穴中。在对遗骨进行检测以后,研究学家预测,这是一名男性的遗骸,可能在公元1-2世纪被埋葬。另外,他们还认为,这名男性来自东亚地区,很可能是中国人。


外界还无法确定这名中国人如何到达古罗马并成为罗马帝国的奴隶。显然,这名中国人没有得到罗马人的热烈欢迎,被埋在许多奴隶的下方。同时,这名中国人的遗体也没有被安放在单独的墓穴中,似乎融入了古罗马人的生活。

【古代中国人到达伦敦?】


在英国,考古学家称,在伦敦萨瑟克区出土的两副骸骨可能是中国人的,时间在公元2世纪到4世纪之间。这次发现可能会改写罗马帝国的历史,因为这两个强大帝国之间的联系比我们之前所知道的更为密切。


由伦敦博物馆主导的研究又在伦敦发现了两副亚洲人骸骨。《泰晤士报》称,专家们还不能准确得出这两副骸骨的起源地,他们可能来自于中国。Rebecca Redfern是伦敦博物馆的一位考古学家,她在《考古科学》杂志(the 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中写道,这两副骸骨最终来自哪里仍是个谜。她和她的同事表示:「罗马帝国的版图扩张到西欧的大部分地区和地中海地区,这就导致了种族同化和迁徙,形成了一个大融合的社会。」

在同一个墓地中被发掘的另一些骸骨,又有着另外有趣的可能。密歇根州立大学的鉴定专家将墓地发现的头骨与人类祖先进行形状和形态上的比对。他们发现,至少有4副骸骨是来自于非洲,2副骸骨来自于亚洲。同位素鉴定结果显示,其中的5副骸骨可能来自于地中海地区。


(古代中国和罗马帝国的交往证据系列之一)













来源:世界侨报